永不褪色的家族肖像

 【東京物語】(とうきょうものがたり,1953)不僅是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畢生代表作,也被世界電影評論家一致公認為電影史上最偉大的作品之一。半個世紀後,由同樣擅長描繪日本庶民社會與日本人心事的導演山田洋次重拍小津經典,既讓影迷期待,也是對於山田洋次近60年電影生涯的一次最艱鉅的挑戰。

78f8db0fgda10d0170d64&690

好在,山田洋次並未拘泥於火車、居酒屋、緩慢而勻稱的節奏,以空鏡轉換場景等小津式電影美學。將原作中這對老夫妻的視點,轉換成子女的視點,並將時空背景由戰後的東京與廣島尾道市,改成2012年發生311東日本大地震後的東京以及瀨戶內海的某個小島,使得改編而成的【東京家族】(とうきょうかぞく,2013),較原作多了一分現代感與親切感。

透過山田洋次鉅細靡遺的敏銳觀察力,平易近人卻觸動人心的敘事手法,我們不僅發覺日本傳統社會家族感情的羈絆與現代工商業社會裡人際關係日益疏離的強烈對比,不同世代間父母與子女、丈夫與妻子的相處模式,更對於當代日本社會裡,「禮儀」淪為形式而失去實質意義,人口老化,資本主義社會高度發展下的無感無情的人間面貌,多有所感。當平山先生不斷喃喃自語:「這樣的日本社會該怎麼走下去?」質問的不僅是日本社會,也是這個時代,所有飽經資本主義以及所謂的科技文明洗禮,卻逐漸喪失人性溫暖與真誠的我們。

當鏡頭從一開始令觀者窒息的醫生大兒子家中到處擺放著傢俱,乃至於連人活動的空間也顯侷促,招待久未謀面的父母僅以「壽喜燒」(すきやき),連「生魚片」也嫌多!就足見東京人的生活,就算如醫生的中產階級也得量入為出,更別提那鎮日忙於美容院工作,錙銖必較的二女兒!反倒是父母眼中最不愛唸書,被從事教育工作的父親認定最不爭氣,仰賴打零工維生的三兒子,因知足反常樂;而片末的瀨戶內海小漁村的恬靜美景與溫暖互助的人間關係,成為這齣貌似美滿幸福,實則令人窒息的東京家庭通俗劇裡唯一的出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