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芮絲的寂愛人生

熱愛女人的克勞德‧米勒(Claude Miller),晚年以泰芮絲的故事,做為揮別人世之作,對女人的深情,從他電影中所披露──幾世紀以來,女性的心靈受宗教、家族,以及僵化的社會教條而禁錮──的同情,不言而喻。
78f8db0fgd9e9f5ebc299&690
【泰芮絲的寂愛人生】(Thérèse Desqueyroux,2012)改編自195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弗朗索瓦‧莫里亞克(François Mauriac,1885~1970)畢生最重要,也同時是他最美麗與最暴烈的同名小說。描寫這位1920年代蘭德地區特立獨行的女子,在家族、名譽、社群生活的重重桎梏中,如何掙脫束縛,擁抱自由璀璨的人生。

全片焦點於飾演泰芮絲的奧黛莉朵杜(Audrey Tautou)。她完全融入這位表面上沉默寡言,行禮如儀,內心卻逐步迷失於無邊無際的晦暗,靈魂因禁錮於層層疊疊由家族、名譽、社會觀感編織而成的牢籠,終究窒息的女子泰芮絲的內心世界。我們從泰芮絲那平靜無波的臉上聽見她內心的狂怒,從她那不斷分裂的鏡中影像得知她那“變化多端”、“難以捉摸”的人格特質產生的根源及其本質。當我們瞥見泰芮絲用手遮住車窗中投影而生的「那個自己」時,我心欲碎。

片中提到紀德,而內心矛盾、分裂,出現多重自我,情感關係曖昧而神祕的泰芮絲,不就是自幼生長於高壓的家庭環境以及母親的禁欲教育的紀德翻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