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文學與電影相遇

 

78f8db0fgd2d92cea177a&690

在原創劇本越來越少見的電影界,若想說一個好故事,又找不著靈感,文學自然而然成為電影汲取創作養份的園地,然而,在改編自文學的電影中,原作越精采,改編的過程越是處處掣肘,「尊重原著」到極致的結果,反而難以得見優秀的影像作品,大導演希區考克便因深黯箇中道理,專挑名不見經傳的垃圾文學著手,反而締造了他藝術生涯的高峰,如代表作【驚魂記】、【北西北】、【迷魂記】等。

 

知識分子的良知與道德困境 

改編自白俄羅斯小說家──瓦西里‧弗拉基米羅維奇‧貝科夫(Vasil Uładzimiravič Bykaŭ)的同名電影【在霧中】(In the Fog,2012),由俄國導演瑟蓋‧洛茲尼察(Sergei Loznitsa )與【四月三週又兩天】名攝影師奧勒格‧穆圖(Oleg Mutu)共同合作,將此文學經典搬上銀幕,自然令我深切期待。

 

國人可能對瓦西里‧弗拉基米羅維奇‧貝科夫(1924. 6.19~ 2003.6.22)的名字並不熟悉,但在世界文壇上,他可是備受愛戴!貝科夫作品多以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以其不凡的說故事才華與作品中顯露的道德勇氣而多次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而在他文學作品中,主人翁所面臨的道德困境與良知挑戰,往往來自於嚴苛的現實。

 

無論是二次大戰中的納粹德軍,或者戰後背負著意識型態與政治教條的蘇維埃共黨社會,貝科夫都能秉持著一貫的悲天憫人與勇敢,堅持不與當權者妥協,堅持說真話、行真理之路,這也使得他的作品在海外被閱讀的機會,遠比在自己國家還廣泛,但他動盪的生活、不妥協的立場、堅持寫作真實的戰爭記憶,仍使其成為蘇聯時期最受百姓愛戴的作家;1980年,他被授予〈白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人民作家〉尊號。

 

如何轉化文字為視覺語言

全片以直線性敘事進行,穿插三段倒敘,分別描述劇中三個主要人物──蘇山亞、布洛夫和維堤克的性格如何決定自身的命運;他們身陷一種集體瘋狂的狀態卻不自知,道貌岸然地以道德和忠誠當成藉口,或牟取私利,或施行報復,或冷眼旁觀,於焉,悲劇無可避免地發生……。

 

瑟蓋‧洛茲尼察師法布列松(Robert Bresson)導演,認為電影就是「將腦中想法轉化為嚴謹的視覺觀點,運用簡鍊的影像語言來講故事。」正式拍攝前,規劃詳盡的一張張分鏡圖便已完成,他據此拍攝,不講求現場即興創作。俄羅斯樺樹林、囚室、家庭等空間,都成為人性的試煉場,於其間,道盡的是人性的自以為是及盲目無知。

 

攝影機尾隨著三位主角邁上這趟人性之旅,在長途跋涉的行進中尋找、沉思、解答。當溝通在社會裡已無法建立,潛藏於人性中的野蠻使人們選擇冷漠,此時,忠於自我,維護人性尊嚴,對自己的抉擇抱持信念,竟成如此艱難!這是一部沒有屠殺的戰爭電影,也是關於聖人、懷疑者與惡棍的道德思辨故事。

 

末世預言成真 

【夢遊大都會】(Cosmopolis,2012),改編自美國小說家唐德里羅(Don Delillo)2003年出版,反映自由經濟主導的當今世界,在一波接一波金融風暴的席捲下,逐漸土崩瓦解的末日面貌。該小說被加拿大名導大衛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相中,他僅僅花費六天,隨即完成改編,足見他對此部小說內容嫻熟及熱愛之程度,巧的是,電影拍攝期間,〈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2011.9.17~2011.11.15)運動爆發,與該戲遙相呼應,更加深此小說就宛如末世預言的聯想。

 

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加長型禮車」內住著一位年紀輕輕、便靠匯率波動而成為巨富的28歲金融鉅子;他在此吃喝拉撒睡,過著與真實世界隔絕的人生,對外在社會所發生的一切,渾然不覺!卻知道如何任性地貫徹他個人的意志──買下整間富藏名畫的老教堂,與政治聯姻的巨賈妻子行雲雨之歡,到曼哈頓貧民區某間父親常光顧的理髮店理髮。透過虛擬世界,他擁有了知識、金錢、權力,看似什麼都有,但卻從未真實經歷過暴力、痛苦、死亡……,為此,他決定孤注一擲!

 

雖然大衛柯能堡近乎完整地保留了原著的精髓,但他大量運用象徵符號來隱喻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卻為全劇增添更多想像──例如:「老鼠」貨幣,富人附庸風雅的場所「書店與劇院」,保鏢隨侍的「加長型禮車」,掛著「北韓領袖照片」的電視台採訪IMF總裁,以「蛋糕」來反抗資本主義社會的行動藝術,一支全憑聲控系統來操控的「奧地利手槍」……。

 

感謝在混沌的世界裡仍有這些文學的存在,使得幽暗中,仍能發出一絲人性的光芒,引導我們在漫漫長夜,得到心靈的撫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