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識拉菲爾嗎?

28

30

29

因為一週不到三場,場次少到我認為下週就可能下片了,趕在今晚去看。只有四排的電影院,我選擇第一排中央,一心只為讓拉斐爾的作品與我零距離。結果,我身旁的女士不時發出如豬叫的鳴聲,把我從雅典學院與西斯汀大教堂的現場拉回台灣電影院。

一如往常,影片一結束,台灣觀眾就迫不及待地離開電影院。沒看字幕一連串拉斐爾代表作與義大利16世紀人物歷史回顧。旁邊那位一直發出豬鳴的女人也立即起身,身材真得像米其林輪胎的商標。一旁的男士卻體態沒有一丁點兒贅肉。

今天還在電梯巧遇外子的前公司上司,保養得宜,看起來年輕,身旁的女子眼睛上黏著捲捲的假睫毛,卷曲的長度可以放一隻鉛筆。我問她:「來看電影嗎?」她點點頭。我接著問:「看那部?」她講了三遍我才總算聽懂「侏羅紀世界」我想,如果我問整個百貨公司裡,誰是拉菲爾,我估計,能答出來有關他生平的不到千分之一。聽過他的名字絕不到百分之一。

台灣連不太藝術的電影都乏人問津,更甭提跟藝術主題相關的影片了。藝術電影的票房個位數的,所在多是。一直搞不懂,台灣教育出來的人,除了吃漢堡薯條拉麵喝咖啡以外,有關歷史、文化的內涵,到底有多少?記得電影裡有這麼一段──說起當時最富有的銀行家,傾其財力,請來當時最好的建築家、藝術家為他的宅第設計與裝潢。這棟充滿藝術氣息的宅院是為其心愛的女子而建,卻在夢想的居所落成後不久,他便撒手人寰。愛人也在幾個月後過世。這位巨富身後什麼都沒留下,除了這間藝術宅邸,這才是使得他得以名流青史的真正原因。

台灣人關心什麼?錢!錢!還是錢!不然就是吃!吃!還是吃!這個島上的人民不懂得美,當然也就不重視哲學思想以及美育,怎麼可能有文化深度?不就是東施效顰,學西方,設立一堆名目,搞出有的沒的項目,既沒內涵,又無實質。台灣人民最愛每天看著自己的腳趾頭說:「我很滿意。」然後,原地踏步,過一天算一天。

看看我們培養出來的在地人民,舉手投足,有修養嗎?有氣質嗎?開口閉口,能說出什麼道理嗎?就算把整個台灣的黃金都給用來裝飾你全身上下的行頭,你的豪宅,你還是一隻不登大雅之堂的豬;就像電影院坐在我身邊那位一直發出豬鳴聲的女士,連珍珠擺到面前,對她也不過是糞土。搞政治的,自己都沒有文化涵養,還學西方大談特談什麼民主、正義、人權、自由、文化!搞出來的東西,各個四不像。難怪我們台灣的政治人物,多像是穿西裝打領帶的盜匪,講不出一句人話。從這些人物的各個荒腔走板的言行舉止,使我不禁懷疑,是不是因為台灣人從小到大,每天攝取大量有毒的思想與食物,腦袋都廢了。那還能說出人話,做出人事呢?!

蘇格拉底曾言:「熱愛知識者,若在行動中體現了對知識的熱愛與追尋,那麼他就實現了愛智者的生命形態。」一個智慧與道德不足的人,被賦予大位,對國家民族,都是大災難。柏拉圖則言:「一切背離了公正的知識都應叫做狡詐,而不應稱為智慧。」他更指出:「尊重人,不應該勝於尊重真理。」那麼,真正的美與善,不就是遵循正道,克己復禮,追求仁嗎?若人人追求仁,社會自然詳和,那麼良善又怎會是奢求呢?至於愛,是對於美永不歇止的追尋與讚揚。一國人民無法理解善與美,自然心中就不會有愛,沒有愛,國家自然不會成爲正常的國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