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乎?猥褻乎?

78f8db0fgdd8f754b573c&690

今晚聽了芭芭拉‧德傑尼菲耶(Barbara DEGENEVIEVE)關於《性與禁忌》,主持人開場白時認為所有女性主義者都應該來聽這場講座,看看這位來自美國菁英學府的嚴肅教授,如何引領以女性主義者自居者往前走,而非停留在十九、二十世紀初?

我滿懷期待來自異地的思想刺激……。

芭芭拉‧德傑尼菲耶引領觀者遍覽羅伯特‧曼波特羅玻對男性黑人肉體的眷戀,安德烈‧塞蘭諾探討性欲邊緣化的各種人獸交、屎尿癖、戀童癖、背德的僧侶尼姑以及穿著3K黨服裝的黑人等;梅利‧阿爾波恩則以影像紀錄真實性工作者與已婚男子的交易;安德列阿‧佛拉塞爾以「藝術家可以賣作品,為何不能出賣自己的身體?」為前提,以兩萬美金代價,徵求願意出賣身體者,並將兩人間的性愛錄影成作品播出;羅爾‧納卡大德則以年輕貌美的外表公開徵求中年獨身男子,並保證除性交以外,她願意竭力滿足這些男子的任何要求;羅‧阿特伊則找來數名黑人愛滋病患者,以刀割其背部,再以紙印上他們的血後,將其傳送給觀者,導致觀者紛紛離席;莎莉‧曼則以她的三個孩子為主角,演出馬奈的《奧林匹亞》自慰版,充滿挑釁與色情意味的照片;畫家傑夫‧庫則公開以自己與A片妻子入鏡,並印在畫布上;繆佳欣及林愛真雙人組創作的印在衛生紙上的屁眼之吻以及網路獨角性喜劇表演;芭芭拉自己的作品:她的男性友人與兩子的裸照;X史蒂夫先生與C芭芭拉的獨語,探討中年男子被10幾歲未成年少女誘惑而發生性行為,究竟誰是誰非?最後以三段黑人流浪漢於旅館的裸體錄影與靜態攝影,以及一位胖女子的裸身歌舞為今晚的《性與禁忌》講座畫上句點。

老實說,女性主義在這場演講予我的啟發是零!我不認為女人腦袋的解放與男人露屌的程度多寡有關,更不認為,原本被男人當作繆思的女性,因取得了拍攝權就代表女性已獲自由。我反而透過芭芭拉所舉的這些例子,看到了美國創作界思想層面的侷限與膚淺,學術界假「學術」之名而使得一切行為,如「猥褻」,也變得合理與高尚;這些影像作品談不上藝術,更構不上「情色」,卻也不幸地批露出這個世代品味低俗的事實;因失去了想像的情慾,也連帶失去了美,而當藝術沒有美時,還是藝術嗎?恐怕,只剩下枯乾的觀念,瀕死的吶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