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狂想曲》

22

23

〝brabançonne〞原指比利時的國歌。從法語的布拉班特( Brabant)而來,但在比利時另外兩種官方語言──德語及荷蘭語中無法翻譯。在這個擁有三種不同語言的國度,因為文化、歷史與經濟的因素,始終是一個看似融合,實質分裂的國度,在2010至2011年間,成為沒有國會的國家。各黨派多次協商卻未能成功組成政府,2011年12月5日,埃利奧·迪呂波被國王任命為首相,領導六大政黨組成的聯合政府,持續時​​間如此之長的政治僵局才算畫上休止符。卻已開創世界紀錄。

比利時的各派勢力僵持不下的嚴重後果不僅是比利時內部騷動不安,更使得該國成為恐怖主義份子滲透與孵育的溫床。在這點上,台灣不遑多讓。從台大沒校長到教育部沒有部長,各部會首長多的是各派勢力角逐而後的安撫性質的酬庸,上任後展現的是能力不足,EQ不高,以及無法應付現實變局及實物運作的冗員列車。

2014年的《比利時狂想曲》確實以藝術的力量描繪出比利時國度深沉的國格問題。該片由影子塗鴉藝術家──文森‧巴爾(Vincent Bal)執導,擅長以物件光影繪出詼諧幽默的畫作,99分鐘的觀影過程充滿樂趣,音樂段落既貼近生活又饒富奇思妙想,常常讓我想起傑克‧德米的《秋水伊人》在火車站與街頭與愛人重逢又告別的段落。全片以色彩──黃、紅、綠、藍,音樂──Big Band及New Orlean爵士,chanson,法國美食──viennoiserier及éclair為主打。加上極其細緻的劇本人物刻畫及地域差異衍生出來的文化與經濟背景鋪陳,堪稱是今年夏季最消暑也最愉悅的上乘佳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