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真實與謊言之間

17

19

18

克萊兒以一台拍立得紀錄她有感覺的人事物。卻不經意地發現,她隨意擷取的影像,卻是這個人另一個隱而未顯的我。當我們說:「這個人我認識」,其實所指的是──這個人跟我在一起時,我眼中所見的他給予我的印象。而這個我所認知的「他」,卻只是一個層面,還有千千萬萬個他,不為我所看見。這也就是為什麼,當我們對影像評頭論足時,我們看到的,往往是其中的一個切片,而非完整的全部,也正因為如此,韓國導演洪尚秀的劇本,反而成為影像所無能為力訴說,也無法說盡的銓釋。有趣的是,克萊兒的有感而發變成一張張意猶未盡的影像,而演員對影像的評語,反而成為賦予影像定義的開始,也就是觀點建立的雛形,而影像與文學較勁的這場競技中,洪尚秀卻以不可言說的情感──介於可說與不可說間的猶疑與曖昧──重新取得影像的豐富。這也構成全劇最精采之處。

值得再記一筆的,金珉禧真是好得不得了的演員,在她與法國天后伊莎貝雨蓓的這場PK中,金珉禧的自然與鬆弛,對比著伊莎貝雨蓓過度理性的演技,真是高下立見。伊莎貝雨蓓唯一奪回焦點的,反倒是她拾起剪碎衣的幾片,放在乳房上的破題,十足的性感與充滿自信。然而,全劇最令我震撼的,卻是金珉禧離開沙發來到窗邊抽菸回首的那幕,那情感力量,足使金珉禧影史留名了!至於第三位女人──張美姬所飾演的女製片家,全是眼神戲。她老讓我想起真實版的劉曉慶以及古裝宮廷戲《後宮甄嬛傳》裡歷經人世風霜成黑山老妖的後宮眾娘娘。女人真是不能太世故,太精明就變得不可愛了。

洪尚秀簡直就是韓國版的楚浮。《克萊兒的照相機》,無疑是楚浮的《槍殺鋼琴師》──在現實生活中出軌男人的懺情錄。洪有兩個本事──敢於批露自己的情史並改寫成一部又一部影像故事販賣。這就像,我自己賣自己的八卦。但說他誠實,又不盡然──影像故事裡有真實的部份,更多的是虛構的情節。另一個就是──無論到那裡拍戲,用什麼樣的演員,都可以拍成自己的風格。他就是有本事把韓國人的虛偽與矯情血淋淋地曬在觀眾面前,告訴觀眾:我就是這樣一個痞子,酒鬼,見一個愛一個,又大男人主義的爛男人,但是,偏偏韓國女人就是愛我。也難怪,如此這般的洪片風格,在台灣的票房一向悽慘。證據,今天連我與外子,整間戲院只有三位觀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