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學運

11

《1987 黎明到來的那一天》(2017),由1970年出生的張俊煥 執導。談的是韓國近代史上最具關鍵性的民主運動──1980年「五一八光州民主運動」的延燒。時值光州事件37週年,這段南韓人民爭取民主的抗爭史──由美國扶植的獨裁政權:李承晚、朴正熙、 全斗煥,均採「體育館選舉」,直到1987年才以民選方式選出盧泰愚。南韓這段腥風血雨的歷史,不斷被南韓導演拍成電影,而南韓大學生介入政治,並且一直擔當南韓政治民主化進程過程中最重要的推手。從這些從事學運的學生身體上所受到的傷痕,可以見到在那段時間,南韓從事政治改革的這批學生所受到的身心創傷。

為什麼南韓的學生運動會如此激烈?因為,南韓學運不與任何黨派掛勾,背後沒有任何政黨勢力介入,或以任何政黨做為靠山,並始終站在貪腐極權獨裁的政府的對立面,自然被執政當局視為眼中釘。南韓政府對付學運份子的方式從鎮暴警察開槍、警棍重擊,活動前夕警察三更半夜到宿舍房間抓不關燈的學生,並認定他們就是學運領導者,鎮暴過程使用瓦斯槍,並施以酷刑致死……。這也促使南韓學運走向專業化,組織化、暴力化,因為他們所面臨的政權是極其暴力的獨裁政治,可不像台灣的學運。

台灣學運界難脫與政黨政治掛勾的色彩──從校園內參與社團時期就被政黨吸收,根本難以置身事外,保持道德中立,反而視此為晉身政治的跳板。除了難與政黨政治保持一定的距離──這點或與政黨運作早已滲透校園社團的實際運作有關。在台灣搞學運的方式大多是──唱唱歌、舉舉標語、發表個人演說、排排漂亮的隊形,以利高空無人機拍出可供媒體使用的照片,現場還有便當、飲料與帳篷提供,如被要求離開現場還不離開,就跑給警察追,或者等著被挨打。整體來說,根本不能與南韓的抗議遊行示威相比。

在《1987 黎明到來的那一天》這部電影中,史實是大量被美化了。那時的學生早就發明汽油彈與警方互嗆,但是,社會的氛圍卻是同樣凝重的。

1989年,北京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1990年3月16日台灣發生野百合學運。三地的學生命運,截然不同。近來,在極度的高壓統治之下,北大學生突破網路封鎖,以大字報聲援岳昕的人權與發聲權。台灣在一片肅清政敵的轉型正義聲浪中,媒體娛樂化、商業化、意識型態化,並逐漸走向只有一個官方版本的一言堂,而在台獨與統一的兩股勢力拉扯中,台灣已邁向法西斯與民粹主義的道路。回首這段南韓歷史以及當今世界各地民主國家方興未艾的民粹主義,更覺得回首歷史的重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