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報:密戰】

02

01

《只有在最黑暗的時代,我們才能成為光》
【郵報:密戰】(The Post, 2017),真是堪稱偉大的電影。在台灣,大概只有余紀忠時代可與其相比。向每一位了不起的報人與真正的媒體工作者致敬,也向有良知並為此奮戰的每一位關鍵者致敬。

所有的媒體,都應該與當權者保持距離,更何況是沒有任何觀點之下的照本宣科?!

民主政體何其脆弱,如果沒有真正的媒體與報人,那來的民主?那來的思考?那來的知的權利?

一個為真相發聲的地方小報,如果嚴守新聞專業與言論自由,就足以撼動看起來堅不可摧的政權,將國家社會導向「正」的方向,而不是淪為道聽途說的謠言散播者,插科打諢的嚼舌根,無關痛癢的政令傳聲筒。

這也是一部非常動人的女性電影。活在極其保守封建的美國上流社會,男性主導的世界,女人的一生就是以男人的成就為自己的成就,只需follow order,不需做決定,永遠做個善體人意的微笑女人;插花、喝下午茶、上豪華餐廳、乘遊艇玩樂,就是她全部的生活,這位沒有聲音的女人,卻在女性思想逐漸解放的1970年代初期,學會如何在一堆頤指氣使的男性中,發出自己的聲音,建立一個立基於道德勇氣上的良知事業。

了不起的影像說故事,攝影機運動,光影呈現,俐落的剪接,劇本的鋪陳以及演員層次分明的演繹,讓我想起《大國民》的影像敘事,法蘭克·卡普拉的《華府風雲》,1930到1950年代的美國電影人,是多麼動人的勇者!

1970年代的美國,同樣是一個了不起的時代。因爲,只有在那個最黑暗的時代,人性經歷重重的試鍊,方知什麼才是自己真正的信仰;這也使得歷史的書寫,有了難得一見的厚度與生命力,見證人類社會一直存在的理性光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