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地Venus

71

70

69

68

67

在一個叫濕地Venus的地方,看一場很濕的表演。
在一個被允許拍照的場合裡,沒帶相機。
在一個被縱容你看的地方,你發現,沒有距離的看,沒有內容的看,反而失去看的動力。
我想起在紐約的夜晚,在那些荒蕪的廢棄大樓內穿梭,看盡人間百態,像身著黑色夏朵的《半夜不回家的女孩》,走廊的盡頭,是無盡的虛空,一如濃得化不開的黑,需要活人的體溫來獻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