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約翰‧柯川》

56

59

58

57
這部片子的英文Chasing Trane,很有意思,它既是柯川於1962年創作的一首自傳意味濃烈,長達16分零八秒,自己跟自己競賽的即興創作”Chasin’ the Trane”;也有把這位爵士巨人,從墳墓裡挖掘出來,再次審視的意味。但你怎麼讓一個逝者重新復活?
導演約翰·希費德是位擅長拍攝名人傳記的編導,不但找來柯川家族成員,音樂家生前共事的一幫子好友,還遠赴日本,挖出一位只為柯川而活的鐵粉,這些還不夠,還說動柯林頓這位前總統,在鏡頭面前唸出一連串他多麼欣賞多麼熱愛柯川的讚頌。但這一切一切,都比不上片中最能補捉我靈魂悸動的──柯川的音樂以及片中同樣展現音樂家精神內在的攝影。
無論是攝影家Chuck Stewart的幾張音樂家沉思的剎那,或者青年時期即以影像紀錄所愛爵士樂手的Francis Wolff,他們都能與音樂的心靈合而為一,讓整部電影不再是絮絮叨叨的言語,而多了一份靈動,也就是觸動心靈深處那一瞬間的共鳴。
真正的藝術家都是燃燒自己的生命點亮這個黑暗的世界。柯川的音樂由外而內,向內探索那幽微而不可知的光,因這光而生之吶喊,與禱告、聖歌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心語,與天地萬物宇宙,不可言說的神秘世界溝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