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

53

55

54
【觀‧音──關於王海玲的華麗與敘事的變奏曲】
王海玲小時候的眷村高雄左營,也是我出生的地方。父親說小的時候,我們見過面,那時她已經學唱河南梆子戲數年。今天前去台灣戲曲中心觀賞她65歲的告別演出《觀‧音》,這齣戲卻是我看過的河南戲曲中,最具顛覆性與現代性的!同時,也是傳統戲曲走向當代的詮釋裡,我至今看到過少數成功的改編。這齣戲語貫東西,就算在任何西方一流的殿堂演出也毫不遜色。台灣豫劇團,在整個豫劇界的創新與大膽開拓精神,放眼當今,真是無其他可與匹敵。
劉建幗的劇本,將王海玲的人生與舞台密不可分的關聯,以時間與空間刻劃出數個維度,即在人的肉眼可辨之點線面的三度空間以外,拉出另一個虛擬空間,並以科技VR稱之;在此,VR時空以戲劇手法,拉出無數個VR中的VR,並由演員自由地穿梭於這一個又一個不同的時空中;並佐以王海玲與新生代,兩人同飾一角,藉以傳達古今對照 。這當然考驗傳統觀戲者的經驗範疇以及約定成俗的敘事手法,但對於習慣於科技電影虛擬時空中自由穿梭的說故事手法的年輕族群,無疑的,更具有想像力與吸引力。
不過,敘事上的絢麗卻未掩蓋內容的芳華。《觀‧音》針對信仰與偶像崇拜,人神之間,封建社會對於人性的箝制以及連帶衍生出來的性別文化,物質與精神世界的對立與相輔相成,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關於「其間」,都提出非常有趣的觀照與論述。
而一代戲曲名伶王海玲回顧此生,自八歲開始學戲,一輩子只學會一件事:唱作豫劇。而學藝之路,永無止境。舞台上,她演出的角色,不下上千種;舞台下,身為女兒身,她所扮演的角色,也是一人身兼多角;並且,無論台上台下,她都得樣樣精通,各個稱職,每一個角色都得扮演到完美;也正因為如此,當王海玲一而再再而三在舞台上提問:「我是誰?」卻始終無法尋獲一個答案時,這觀音,已幻化成千千萬萬個眾生像,一如,我們可從眾生像中,見到佛的身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