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理想》

24

這本小說的前半部敘事結構一直讓我想起電影《大國民》(1941)以及《慧星美人》(1950),採用圍繞著同一個人物的多角度敘事觀點。
1934年初成卷的安‧蘭德,年方29歲,視理想為人類社會最完美的典型,並以小說及戲劇的形式,對中產階級、農民、布爾喬亞、藝術家、宗教家以及流浪漢面對理想出現時的各種反應,做出極其戲劇性的描述,以及理性的分析與探討。
她並憤憤不平地以為,人類社會之所以如此地不完美,就是因為人們對於自身所信奉的理想的背叛,並且深信,人們自信可以脫離理想而存在,讓生活與思想背道而馳,她稱呼這樣的人為「偽君子」,並認為那些經歷著生活與理想的巨大落差,卻依然自認無愧於理想的人們,遠比偽君子更為可怕。
不過,這部小說最讓我震驚的卻是它的結尾。代表完美理想典型的貢達小姐,卻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她設計了一個遊戲來考驗人性,到頭來,只有一無所有的流浪漢可以為她所相信的理想獻身。這其實與安‧蘭德所倡導的「極度伸張的個人主義才得以建立理想社會」的主張,是彼此矛盾的;因為,所有參與這場人性測試遊戲的,皆因為自利考量而拒絕了被他們奉為理想的貢達小姐的請求,甚至於當她出現時,拒絕相信她的存在,那麼,這個極度個人主義,又被美國朝野奉行不悖的哲學思想,除了為自由市場經濟學鋪路以外,恐怕,真正形成的,還是一個艾德華霍伯畫中的孤獨、隔離,同處一個屋簷下,卻如陌生人,路邊可見凍死骨的冰冷世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