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故宮修文物》

21

22

23

從《我在故宮修文物》談格物精神
等了好久。這部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終於通過陸片在台的10部限額,10月6日要在台上映了。這部片可能是10部入選的陸片中,最值得我們關切,也最動人的一部紀錄片了。
影片一開始,一位女子騎著自行車穿越紫禁城,引領觀者進入那紅牆木門,鏽鎖塵封的老宅內,拉車夫推著一輛破木板拼裝的四輪車,正載著以棉被覆蓋的不知什麼,搖搖顫顫地穿過庭院,抵達某間破舊的房內,我心裡喊著:「不可能吧?!這就是中國人對待文物的方式?!太不尊重了!太不符合時代要求了。」怎知,這就是本片最棒的開場,因為,隱身在所有這一切破舊之後的,有一群人,這群人是誰?他們跟文物與文化之間的關係為何?才是本片真正的靈魂。
它談的是文化,而且是超越政治箝制與穿越時空的生命哲學與生活藝術。老中青三代的身影,在這深宅大院內,滿懷著敬意與虔誠,堅守著祖先留下來的心血結晶,一如練心法的修行者,耐住世人求名逐利的誘惑,從一筆一畫,一針一線,一刀一筆,一鑿一刻,數十年如一日,傾注自己的青春歲月,並將畢生修煉的心血皆投注其間,在重現這些屢經戰火蹂躪的古老文物於世人面前的同時,他們各自完成了人生的道。但這「道」,是什麼?
木器修復師屈峰當年從美術學校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以後,來到這座殘敗破舊的宅院時,初來乍到時的反應:「這裡,怎麼會是國寶修復的中心?如此破舊!設備也如此簡陋,就憑這些,就可以修復國寶嗎?根本與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他大失所望!從坐不住的心煩氣燥,到坐下來,坐得住,甚至坐出人生的滋味。在此靜坐了近二十年以後,他有了物與德性的體悟,原來,中國人所言的「格物」與「致知」,道理就在其間,他終於得以領會那樣的境界:文物,不是死的;因為,製造這些文物的時候,工匠已經將他的生命,融入到其中,因此,物也有了人的精神。所以古人觀物,如見其人,見其人,觀其心。

Comments are closed.